嗷嗷嗷

北京十年

到北京整十年。

零一个月。

还真是快,好像什么都没干的样子。

之后

几乎把这里的密码都忘了。也是喝醉了酒之后才想起来还有这么个地方。
现在我的微博http://t.sina.com.cn/daweiiii
保持联络。
希望我能常来!

Hello world!

欢迎使用 WordPress。这是您的第一篇日志。您可以编辑它或是删除它,然后开始写您自己的博客。

尤伦斯艺术中心的讲座


image

这周日21号上午10点半在尤伦斯有个讲座.   http://www.ucca.org.cn/portal/activitie/view.798?id=739&menuId=28 最近都在收拾电脑里的10T照片,也趁这个机会把自己好好整理一下。9月定的日子,犹豫来犹豫去,到今天还没完全准备好。明天在家给这个工作收尾,后天见了。

Paolo Soleri

Paolo Soleri

90岁的建筑师 Paolo_Soleri

试试让这里复活。。。。


_MG_9919s



    昨天是这一个星期唯一一次超过5小时的睡眠,夜里梦到了地薄雾浓云愁永昼震,梦到带着闪电的黑云快速的朝卧室的窗户压过来(白天看了冰岛火山照片?),楼下正在买西瓜的人趁着黑云和卖西瓜的人迅速交战了两个回合抢了西瓜就跑。梦见我在夏天的太阳底下睡觉,后来还因为这个醒了,发现是空调忘记关了。上次忘关空调的时候梦到的是睡在关不掉的电热毯上。

doubanclaim773dfce3652ad2fe

20091229

Grandfather

新年快乐

    昨晚从徐州回到北京,发现各种倒霉事堆在一起,除了之前的口口口口口口口,最严重的是一块1500G的硬盘坏掉,里面应该有一半是数码照片的源文件。这是大学之后第二次坏硬盘,上次坏掉了80G,里面有高中时候做的网站,和大一大二时候拍的数码照片,那时候我有一台200万像素的数码相机,每张图片大约200多k,虽说现在说来会被笑话,但当年拍的确实不亦乐乎。如今每张数码照片的源文件已经超过20m,要是数字后背的源文件,超过50M也是正常。虽说有些数据这辈子未必真正会再看一次,但真正知道再也没法见到他们时候,心里还是难过的不行。

    另外的倒霉事还有,用了一年半的macbook的系统无法进入,被迫格了盘重做了系统;撞了车(这个明天庄老板起得早的话应该会细细道来);从机场送庄严回家路上发现一条轮胎彻底没气,深夜又没有开门的汽修店,于是在北京的冬天里换了条备胎;晚上觉得这一切倒霉事都跟做梦一样,就叫了庄严去家里喝酒,烤鸡翅的时候又被烤箱烫伤了手;好容易刚躺下睡觉,鼻血还冒了出来。真是梦幻的不行的09年底。

    现在是09年最后一天,起床后觉得还是不想呆在家,虽说拖到天黑才出发,但现在总算来到了300公里外的秦皇岛。庄老板喝了几瓶已经睡下,隔壁的叫东篱把酒黄昏后床声也没有了,就我一人在劈里啪啦的敲字。想起来之前每年的最后一天都要正坐在写字台前写几个字的,12点前还强迫症一样画上一条长线,一半在旧的一年,另一半在新年。明晚打算赶回去看亚东的演出,估计回家也得10年了,所以写在这的也算09年最后的字了。

    祝大家明年一切都好吧。收工了。

近照两张


img685s



MG_9956s800[1]


    前天等模特换衣服的时候,庄严用他的新RZ67给摁了一张,你看我现在已经这么多白头发了。
    另一张是再往前两天,突然又流出来了,这回来势凶猛,加上量也比较大,实在来不及给宝丽来装卷了,只能摸过数码摁了一张。
    想起旋转木马鏖战记里的一句来了,大概是脂肪能够去掉,但青春却回不来了。